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一出好戏,一些感想

作者:明星骂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2 15:17    浏览量:

影片讲的是一个荒岛求生的故事。欠债的马进带着表弟小兴参加公司出海团建,路上刚发现自己买的彩票中了大奖就遇到滔天巨浪,再醒过来已经和大家一样身处荒岛了。看之前我有点扭捏,因为觉得荒岛题材的书以前看得简直太多太憋屈,即使浅尝辄止我也不愿意受两个小时罪。可黄渤简直就看透了像我这样的中国影迷的心理,生怕大家觉得苦大仇深不愿意看,从宣传到电影,打得都是感情牌。有人说这电影是限于当下市场审查制度所以没办法说深了说明了说得大家透心凉了,但我觉得黄渤本就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他野心不小又太懂得观众的需求在哪里,所以他习惯于在冰山一角上跳舞作乐,习惯于不触及本质地讨论深刻话题,习惯于站着把钱挣了。所以《一出好戏》不会像《1942》那样票房扑街,这是黄渤擅长的领域呀。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持节君(来自豆瓣) 来源: 一出中国近现代史的好戏——黄渤《一出好戏》 国产电影保护月上映了黄渤导演的第一部作品《一出好戏》,真是给我们上演了一出好戏。 陨石要袭击地球的新闻甚嚣尘上,只是陨石到底有没有袭击到地球,我们不得而知,但电影里的这群人肯定是认为陨石把地球砸了个稀巴烂,海平面上涨,世界崩塌,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们这些逃到海岛上的人了。于是,黄渤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利用这群人,上演了一出社会变化的好戏。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一部暗含了中国近现代史变化的好戏。 封建地主的统治 车船司机小王,原来当过兵,退伍后当过动物饲养员,养过猴子。他掌握了野外生存的技巧,能在岛上找来野果子、鱼和水。在这个孤岛社会初期,大家还没有打持久战的觉悟,只得依靠小王来求生。小王摇身一变成了统治者,指挥着所有人,稍有违反意志,就要施以恶毒的语言或惩罚。小王笑纳了王迅“进贡”的美女,还把一头北极熊的皮扒下来,变成了自己的坐垫——这是彻彻底底的一幅封建统治者的面孔。在小王这封建地主的统治下,人们只有生存,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资本家建立了民国 渐渐地,有一批人受不了了,张总就是其中之一。张总原来是公司老总,是这批人的老板。一开始,因为还沉溺在老总的角色,成为被小王重点打击的对象。不过,他发现岛上有一个地方(也就是破船),有着极其丰富的物资。他率众起义,转移到了破船。这就是资产阶级在“海外”赚取了大量金钱,有了革命的基本积累,要革封建地主的命。张总创立了以扑克牌为基础的货币体系,建立了“亲卫军”,确立了自己的绝对领导地位,岛民也逐渐逐渐成为资本主义体系下的岛民。大清,变成了民国。 不过,熟读中国近代史的大家一定知道,洋务派、改良派、维新派、革命派、资产阶级,那是永远都救不了中国的,只有无产阶级行。马进在故事里,就是无产阶级。 孤岛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马进只是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没钱,不被喜欢的妹子(姗姗)正眼看,好不容易彩票中了6000万,却被困在孤岛上,终于过了90天的兑奖期限。在封建王朝小王的统治下,因不听指挥,还想划船出海逃生,被小王肆意欺辱。马进转投张总资本主义阵营,但发现了资本主义的邪恶用心,那是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液——当然,他看到的是张总要利用扑克牌来建立自身的领导地位,于是他和小兴出走了。 岛上的资源越来越少,独立生活的马进和小兴已经难以自给。忽然,上天一阵大风,给他们带来了大量的鱼——这好比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埋头苦干、渺无希望的无产阶级,忽然得到了来自苏联的援助。马进巧妙地引爆了已经沦落为农民的小王派,以及张总资本主义之间的冲突,并趁机将两派统合,自己当了领导者,孤岛人民共和国就此诞生。 岛民们怕的是什么?怕的是世界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了。小王是不懂得转移矛盾的,他只会粗暴地让大家蛮干来养活自己,不体察民情。但张总不同,他说大家既然活了下来,即便世界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那也要像人一样活着,而不是活回树上去。这就发生了从生命权进步到生存权的过程。马进更加棋高一着,他强调的是“希望”,人类未来还有希望,而希望是在我们手里,我们还要划船出海,寻找希望。同时,他利用小兴修好的一些发电机,为岛上带来了共用的电,带来了光明,也就带来了希望——毕竟,还有什么比电更加具有神迹的呢? 这下,岛民终于过上了人民公社式的日子,还在夜晚跳起了广场舞,纸牌货币再也不值钱,马进被视作了人民群众的大救星。 动乱 不过,终于有一天,马进、小兴、小王三个人看到了轮船。这时,小兴忽然发生了本质变化:劝马进一起宣布看到轮船的小王是疯子。因为他明白,回到旧大陆,他们这些现在的统治者、神,将一无所有。马进本来是个明白人,但这时毕竟“统治”已久,顾虑很多,最主要的是担心他和姗姗之间的感情,回到旧大陆后将会烟消云散。于是,也就不知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马进就这么顺着小兴的剧本演了下去,清算了过去的领导者小王,宣布小王已经疯了。 小兴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忽然转了性。他要回到旧大陆,但方法却不同寻常:要先把张总的公司抢过来,再偷偷地和马进回去,其他人则永远让他们留在岛上。看到自己的小弟跟班忽然要革资本家的命,自己要变成资本家,马进才幡然醒悟。不过,马进也被认定为疯了,岛上彻底进入了动乱时期。 改革开放 最后的烧船过程也非常有趣。大家已经认定马进和小王一样已经疯了,所以马进要烧船,大家都拼命阻止。这烧船的火把好不容易传到了姗姗的手上,她决定最后信一次马进,然而她力道不够,火把掉进了水里。 眼看计划失败,大家就要乱作一团,马进可能要性命不保。这时,资本家张总救了大家一命,他的烟头点着了破船的油。熊熊大火,终于引来了大船,(岛上也就迎来了改革开放)。所以啊,不管火把还是烟头,能点着油的,就是好火! 电影的最后,最大的责任者小兴,得了选择性失忆,马进的次要责任,因为他将功折罪,也没有被追究。毕竟,要评论一个人的历史功绩,那是要三七开的!

一出中国近现代史的好戏——黄渤《一出好戏》

国产电影保护月上映了黄渤导演的第一部作品《一出好戏》,真是给我们上演了一出好戏。

陨石要袭击地球的新闻甚嚣尘上,只是陨石到底有没有袭击到地球,我们不得而知,但电影里的这群人肯定是认为陨石把地球砸了个稀巴烂,海平面上涨,世界崩塌,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们这些逃到海岛上的人了。于是,黄渤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利用这群人,上演了一出社会变化的好戏。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一部暗含了中国近现代史变化的好戏。

再说得具体一点,观影过程中我最大的体会是全程被“哄着”。虽然是商业电影,但《一出好戏》的呈现方式明显刻着牢固的“导演黄渤”印记,那种全身小聪明、八面玲珑又打心底里无比谦逊的讨好观众的态度从一而终,哄观众形同哄祖宗也形同哄孩子,插科打诨从不落下,每过一段时间必有包袱抛出来缓解观众的疲惫情绪,调动观众已经有点涣散的注意力。很妙的是,电影一开始就给了观众一个“90天”的彩票期限,这是马进的期限,也是黄渤许诺给观众的一个期限——“就遭罪90天,我还能不让马进中彩票了嘛”——黄渤不惮于让想来看喜剧/闹剧/“能骂一骂”的剧的观众假定为这是一个关于“90天环游记”的烂俗故事,甚至正是他引导着观众这样想,因为“欢腾打闹”的第一印象(结尾同理,是观众离开电影院时对电影的最后印象)的建立是至关重要的,这决定了观众看完电影会不会对朋友推荐说“这个电影挺有意思,有深意也很搞笑”,决定了会不会有后续的观众为了“放松一下”而选择《一出好戏》。但如果只会“哄”,黄渤就不是黄渤了。“哄”往往带着“骗”,所以在做好铺垫和保险措施之后,黄渤干脆在中间完全抛弃了彩票这条线索。故事前半段看起来是以彩票串起故事,但从彩票梦碎开始,线索才真正漏出来:这是一个马进和“老天爷”的故事,是一个屌丝逆袭(最后成功与否另论)的故事。马进有两次幻灭,一次是彩票一次是发现船,他都凭着自身的力量挽回了局面。不可否认的是,导演黄渤和他的电影《一出好戏》诚意满满,不缺细节(比如马进那本夹着彩票的书叫《靠自己去成功》等等),图谋不小。

封建地主的统治

车船司机小王,原来当过兵,退伍后当过动物饲养员,养过猴子。他掌握了野外生存的技巧,能在岛上找来野果子、鱼和水。在这个孤岛社会初期,大家还没有打持久战的觉悟,只得依靠小王来求生。小王摇身一变成了统治者,指挥着所有人,稍有违反意志,就要施以恶毒的语言或惩罚。小王笑纳了王迅“进贡”的美女,还把一头北极熊的皮扒下来,变成了自己的坐垫——这是彻彻底底的一幅封建统治者的面孔。在小王这封建地主的统治下,人们只有生存,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一个好文本,应当是一个可以被多重解读的文本——这是我一直深以为然的“金句”,放在电影和小说这种叙事文本中再好用不过。《一出好戏》的好,就好在观众可以从电影的诸多细节中找到非常“好玩”或者“细思恐极”的东西。比如马进和小兴被迫进行惩罚性劳动时(我不记得老潘还是小王说):“别人是劳动你们是劳动改造!”比如他们带回来的北极熊被小王当成坐垫cos座山雕,比如老是放马后炮的专家教授(社会科学不就是总结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吗…摊手),再比如小王被“精神病”的过程,其中穿插着对精神病人概念的讨论也会让福柯爱好者们觉得心里痒痒吧。电影里比较清楚的一个隐喻是岛上重复了“原始社会-封建专制-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逻辑,荒岛上的人从“旧有虚伪世界因灾难撞击而消失”开始形成原始社会;以“绝望之后小王崛起”开始形成封建社会并以“小王”成为“王”作为其顶点;从“解决温饱之后张总的演讲-小王反击形成两派-”为转折点开始走向以扑克牌/钱为主导的资本主义社会,小王派从此走向衰落;之后随着“高利贷形成-两派争斗-90天后第三派崛起”,“统一体”逐渐建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出现了。谢飞导演在豆瓣上在褒奖之余把这些细节归为“导演想表达的意念过多外,剧作的弱点在于对主要人物(特别是黄自己扮演的主角)的设定及刻画单薄了些”,但这些冗杂、嫁接和荒诞的隐喻,正是我们对于中国社会当下的感性认知。或许在讲故事的层面上,《一出好戏》不够“干净漂亮”,但作为艺术家的黄渤又似乎用这种杂乱的氛围使观众更快“入戏”了。

资本家建立了民国

渐渐地,有一批人受不了了,张总就是其中之一。张总原来是公司老总,是这批人的老板。一开始,因为还沉溺在老总的角色,成为被小王重点打击的对象。不过,他发现岛上有一个地方(也就是破船),有着极其丰富的物资。他率众起义,转移到了破船。这就是资产阶级在“海外”赚取了大量金钱,有了革命的基本积累,要革封建地主的命。张总创立了以扑克牌为基础的货币体系,建立了“亲卫军”,确立了自己的绝对领导地位,岛民也逐渐逐渐成为资本主义体系下的岛民。大清,变成了民国。

不过,熟读中国近代史的大家一定知道,洋务派、改良派、维新派、革命派、资产阶级,那是永远都救不了中国的,只有无产阶级行。马进在故事里,就是无产阶级。

但老话说得好,成也黄渤败也黄渤,《一出好戏》的坏处,也是我们觉得浅尝辄止的地方正是它让我们“太入戏”了。在我看来,荒岛类型叙事一定是由于某种变故而使得原本与在社会结构中表现良好的一个群体被抛出其原有的角色,从而产生新的社会结构和制度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我们被给予陌生体验,而这种陌生体验几乎必然会给我们带来震撼和不快的感受。当我们脱离原子化的现代社会去从头感受生存时,生存会以巨大的痛感撞击我们的心灵,这几乎近似于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古希腊悲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窥视着故事中和当下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我们会本能地不理解他们的行为。而在《一出好戏》里,故事里所有人物所有的情绪都是我们感同身受的。这是黄渤的聪明,也是他的小聪明。电影开头一个大浪打来,所有人都被安全护送到了岛上,电影全篇没有死亡出现(马进和小兴被张总手下殴打,两人脸上出血的一段最接近死亡),甚至没人因为被困荒岛而产生超出常规的焦虑与失常——这是一个没有暴力的世界,所有的恶都像浮在水面上的浪花那样不真实。在豆瓣网友频繁提及的小说《蝇王》里,“小王派”最终完全战胜了“张总派”,人类依理性建立的秩序在岛上全然崩塌。在《失明症漫记》中,我们能够看到失去文明秩序的团体中女性的可能性出路——女性通常会因为力量上的绝对弱势而成为公共财产,所以谈爱情大概是不现实的(现实中的例子大家可以自行百度“比嘉和子”)。在电影里,马进和珊珊在一起几乎是必然的,这是一个拥有最突出性征的女性和最强势男性的组合行为(所以两个人顺理成章在一起必然是在“统一体”形成之后),因此遗憾的是,两人的结合是因为屌丝逆袭而不是因为发生了爱情。

孤岛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马进只是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没钱,不被喜欢的妹子(姗姗)正眼看,好不容易彩票中了6000万,却被困在孤岛上,终于过了90天的兑奖期限。在封建王朝小王的统治下,因不听指挥,还想划船出海逃生,被小王肆意欺辱。马进转投张总资本主义阵营,但发现了资本主义的邪恶用心,那是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液——当然,他看到的是张总要利用扑克牌来建立自身的领导地位,于是他和小兴出走了。

岛上的资源越来越少,独立生活的马进和小兴已经难以自给。忽然,上天一阵大风,给他们带来了大量的鱼——这好比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埋头苦干、渺无希望的无产阶级,忽然得到了来自苏联的援助。马进巧妙地引爆了已经沦落为农民的小王派,以及张总资本主义之间的冲突,并趁机将两派统合,自己当了领导者,孤岛人民共和国就此诞生。

岛民们怕的是什么?怕的是世界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了。小王是不懂得转移矛盾的,他只会粗暴地让大家蛮干来养活自己,不体察民情。但张总不同,他说大家既然活了下来,即便世界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那也要像人一样活着,而不是活回树上去。这就发生了从生命权进步到生存权的过程。马进更加棋高一着,他强调的是“希望”,人类未来还有希望,而希望是在我们手里,我们还要划船出海,寻找希望。同时,他利用小兴修好的一些发电机,为岛上带来了共用的电,带来了光明,也就带来了希望——毕竟,还有什么比电更加具有神迹的呢?

这下,岛民终于过上了人民公社式的日子,还在夜晚跳起了广场舞,纸牌货币再也不值钱,马进被视作了人民群众的大救星。

另一个需要指出的是,就像谢飞导演指出的那样,当角色不够立体的时候就容易出现夸张甚至脸谱化的情况。在电影前半段,小王是“专制主君”的代表,是“坏人”。可荒岛故事给读者/观众的最大震撼之一即在于一旦入戏,我们逃无可逃,荒岛故事大多没有“坏人”,有的只是无论如何做都无法“进步”的绝望。《一出好戏》对于荒岛题材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使得故事本身和导演的意图之间产生裂隙,这些裂隙成了电影的硬伤。比如小王(封建专制)在遭遇张总(资本主义)的时刻是让人觉得很别扭的,小王在电影里是武力至上的,四肢决定大脑的,而当上船的时刻,小王人多势众,却没有使用暴力的方式抢夺张总的物资与空间(船),而是依照张总的规则玩起扑克牌来。扑克牌/资本主义的建立因为暴力的缺乏而显得实在突兀:毕竟历史它不是这么写的呀。相同的突兀还出现在马进和姗姗最后的爱情上。姗姗在电影前期拥有美好的象征、被物化的对象、历史的见证者等种种推动故事发展的身份,在结尾处也完满地完成了其救赎者的形象。可除去“抱得美人归”男性视角引发的爽点之外,我从姗姗人物角色内部实在找不到她爱上马进的动力——她初期现实拜金,受了情伤惧怕谎言之后又被马进所骗,她并非聪明伶俐也不是马进一路图谋的见证者——还是小兴爱上马进的情感线来得更加顺畅啊!

动乱

不过,终于有一天,马进、小兴、小王三个人看到了轮船。这时,小兴忽然发生了本质变化:劝马进一起宣布看到轮船的小王是疯子。因为他明白,回到旧大陆,他们这些现在的统治者、神,将一无所有。马进本来是个明白人,但这时毕竟“统治”已久,顾虑很多,最主要的是担心他和姗姗之间的感情,回到旧大陆后将会烟消云散。于是,也就不知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马进就这么顺着小兴的剧本演了下去,清算了过去的领导者小王,宣布小王已经疯了。

小兴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忽然转了性。他要回到旧大陆,但方法却不同寻常:要先把张总的公司抢过来,再偷偷地和马进回去,其他人则永远让他们留在岛上。看到自己的小弟跟班忽然要革资本家的命,自己要变成资本家,马进才幡然醒悟。不过,马进也被认定为疯了,岛上彻底进入了动乱时期。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上面提到的裂隙和故事的“传奇性”并不相同。举例来说,《肖申克的救赎》最大的特点在其传奇性(尤其是传奇式的结尾),其使得“可能”变为“必然”,这在《一出好戏》里也有体现。马进费尽心思把船烧了,救他们的船就真的来了(而在无数的荒岛叙述中,“船”都是不可接近的对象和失望的源泉);张艺兴和黄渤两个人的友情/亲情也像《伪装者》里的明诚和明楼那样接近传奇。黄渤或许也在有意弱化“传奇性”,所以《一出好戏》对小兴这个角色也有妥帖的安置:黑化。传奇性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好故事的必备元素,但裂隙则让电影没法讲一个好故事。黄渤想要票房,想让大家知道自己思想深刻有两把刷子,想保证无伤大雅谁都不得罪,这些他都通过《一出好戏》同时做到了,甚至做得挺棒,但与此同时,他就没法讲一个好故事了。这份为人处世的玲珑剔透,终究不是属于艺术家的性格呀。

改革开放

最后的烧船过程也非常有趣。大家已经认定马进和小王一样已经疯了,所以马进要烧船,大家都拼命阻止。这烧船的火把好不容易传到了姗姗的手上,她决定最后信一次马进,然而她力道不够,火把掉进了水里。

眼看计划失败,大家就要乱作一团,马进可能要性命不保。这时,资本家张总救了大家一命,他的烟头点着了破船的油。熊熊大火,终于引来了大船,(岛上也就迎来了改革开放)。所以啊,不管火把还是烟头,能点着油的,就是好火!


电影的最后,最大的责任者小兴,得了选择性失忆,马进的次要责任,因为他将功折罪,也没有被追究。毕竟,要评论一个人的历史功绩,那是要三七开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持节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p.s.我最爱的角色是于和伟演的张总,我觉得我自己也是挺有意思的。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徐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tchjs.cn.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